搜索
热搜: 天津 北京 火车
查看: 475|回复: 1
收起左侧

心病

[复制链接]

214

主题

430

帖子

430

积分

4.海参

Rank: 4

精华
7
威望
0 点
银滩元
2106 个
贡献值
1361 点
银滩币
0 个
时长
479 小时
发表于 2020-12-22 08: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者按:前后把小说读了两遍,也觉着没有解读按语的从容。小说的亮点在平庸这孩子进入理发店就开始了,但那只是序幕。就如舞台剧的拉场,平庸则不是粉墨来访。孩子这个年龄段的叛逆在升级,伴着调皮倔强。平庸在需要理平头未曾如愿,理发师自作主张给剪个不理想的发型后。平庸反抗无效,趁着理发师不注意偷走刮胡刀。整个过程自然流畅的衔接,小说的细节描写尤其重要,成功点就在人物的心理刻画,短短几千字篇幅,将一个八九岁孩子的个性不服气小自尊的形象描写的相当透彻到位。
可以说,细节的驾驭是一部文章的魂。作家善于发现生活,并将人们视为平庸的烟火提炼成他想达到的艺术境界。这是作家不同于一般作者和写手的高度,因此,平庸在作家笔下写活了。有声有色,有滋有味。
评论与解析一篇文,宏观整体的去读,找出作家写意所在的根本。为什么如此下笔,究竟表达什么?文字是一个人思想的种子,你有什么样的文学土质,就诞生什么质地的果实。
平庸这个小人物的写作很出彩,偷刮胡刀成了他隐形寓意下的心病,即使多年后依旧隐隐作疼。而理发师和父亲武断暴力的倾向值得更多人思考的空间。
子女的家庭教育,始终是一件棘手的社会问题。环境改变一个人,假设,理发师这插曲不出现,偷,也许就无法成立。再设想如果父亲不实施暴力,这幕戏就难演。戏里戏外,都是戏。我们每个人是演员,也是自己唯一的观众。平庸的成长波澜不惊是最好的结果,姑姑的角色安排救下了平庸,也成就了这篇小说。在思考中尘埃落定,作家的心,读者该懂得。
小说的文笔流畅,通俗易懂,故事性很强,内容生动丰富,语言简单清新,段落分明,过渡自然,心里描写细腻,是一篇适合大众阅读的小说。本心向善,温暖人间,是写作者的使命,作家做到了。
心 病
那一天下午四点多钟,平庸放学回到家,用钥匙开开门锁,进了屋里,将书包往床上一扔就赶紧跑下了楼,一蹦一跳的理发去了。
平庸进了理发屋,目不斜视地径直走到理发椅子跟前,一屁股坐上去,双手往椅子两边的扶手上一放,双眼看着前面镜子里的理发师傅,大模大样说:“嗳,师傅,给我剪个小平头。”
平庸说完,就像个小大人似的,闭上双眼做起了他的白日梦。
平庸从小就喜欢听他小姑姑讲故事,什么王二小放牛、七仙女下凡、阿凡提倒骑毛驴、皇帝的新装……不过,他最爱听的还是他五叔给他讲的《西游记》,尤其是那个孙悟空大闹天空的故事。
故事听多了,平庸的小脑袋瓜子里就经常会浮现出一些蹊跷古怪的想法,时常臆想自己有孙猴子的七十二变本事,上天入地打妖怪,他经常打的那一些妖怪,理所当然的都是平时欺负过他,打过他的那一些人了。有的时候,他想着想着就会为自己有那么大的能耐而偷着乐一阵子。
平庸坐在理发椅子上,闭着双眼,想象着自己把他们年级部里的那个打架大王狗蛋打得鼻青脸肿,跪在地上向他求饶,美得他不得了,扑哧一声地就笑出了声音,不由自主地便睁开了双眼。
平庸这一睁开眼睛不要紧,镜子里面的小脑袋已经变成了一个小球头,他立马就不愿意理发师傅的了,脖子粗脸红地喊叫着:“谁让你给我剪这种球头啦!这么难看!谁让你给我剪这种球头啦!这么难看!”
理发师傅好像是没听见他的咋呼似的,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随手解下自己身上的白布围兜,冷冷地说:“好啦,小家伙,别咋呼啦,起来走吧,今天不收你的钱了。”
理发师傅说完,便转过身子洗手去了。
平庸站起身子,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可着嗓子又朝着理发师傅的后背大声地嚷嚷着:“不收钱也不行!你干啥给我剪这种小球头!这么难看!你赔我的小平头!你赔我的小平头!”
理发师傅在洗脸盆里洗完手,往水泥池子里倒完洗脸盆里的脏水,转过头,黑下脸来,恶狠狠地瞪着平庸吼叫着说:“你瞎咋呼什么!小熊孩子,什么难看不难看的,头发剪短了凉快。滚回家去!再瞎嚷嚷,我捶死你!滚蛋!滚蛋!你个小王八犊子。”
理发师傅的那种凶狠的恶劲头,一下子就把平庸吓唬住了,他站在那儿乖乖地闭上了嘴巴,也不敢看理发师傅那张难看的大黑脸了,他气呼呼地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脚尖,心里寻思着,动手跟他打架吧,打不过他。哭吧,太丢人。骂他吧,肯定得挨揍。这可怎么办呢?
理发师傅见平庸气嘟嘟地站在那儿闭上了嘴,也就不再搭理他了。这个时候正好来了一个剪头的老爷们,他微笑着给那个老爷们理发去了。
平庸低着头撅着小嘴站在那儿,心里思量着,现在是回家还是站在这儿,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了,抬起头一看,理发师傅给那个老爷们去洗头了,脑子一转悠,轻轻地抬起脚往镜子跟前走了两步,迅速地伸出手去在货架上拿了一把刮胡子刀,将双手背在身后,扭过头去,瞪着双眼看着理发师傅的后背,悄悄的,慢慢的一步一步地倒退着脚步溜出了理发店。
平庸出了理发店的大门,立马撒开双腿没命地往家的方向跑去,一路跑着,还一路骂着:“操你妈的,我看你一会儿怎么给人家刮胡子。你就给我好好地等着吧,等我长大了非得回来狠狠地揍你一顿不可。我一拳就把你的嘴巴打歪,二拳就把你的大门牙给打掉,让你三天都不能吃东西,活活饿死你这个混账的老东西。”
平庸一边往家的方向跑着,嘴里一边这么嘟囔着,好像自己已经真的狠狠地揍了一顿那个理发师傅似的,高兴的不得了,等到他气喘吁吁地跑到他们家那栋大楼的楼门洞口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刚才受到的那顿窝囊气给释放光了。
平庸站在楼门洞口,喘了几口大气,用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丝,一步两蹬地跑到了三楼,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钥匙,开开屋门,走进屋里,顺手把手中攥着的那把汗唧唧的刮胡子刀放到了桌子上,转过身,出了屋,随手锁上门,噔噔噔地跑下楼去跟小朋友们玩起了老鹰抓小鸡。
天快黑透了,大家这才散了伙,各自回家。平庸跑上楼,推开屋门,看见他爸爸站在屋里,手里拿着那把刮胡子刀,一下子就愣住了,站在屋门口,不敢进屋了。
平庸的爸爸一看平庸回来了,黑着个脸就问平庸这把刮胡子刀是哪里来的。
平庸呆呆地站那儿,说不出话来。他爸爸一看平庸的神情不对劲,伸出手一把把平庸给拽进了屋里,连声追问刮胡子刀是哪里来的。
平庸低着头,站在他爸爸跟前,心里暗暗拿定了的主意,甭管爸爸怎么问,我就是死活不吭声。
平庸的爸爸让平庸这种耍赖的态度给激怒了,火冒三丈地拿起屋门前的一把扫帚,劈头盖脸地就打起平庸来,平庸捂住肩膀头,捂不住屁股,捂住屁股,捂不住肩膀头,被他爸爸给打急了,身上也疼急了,就可着嗓门没命地嚎叫,嚎叫得整个楼门洞的邻居们都先后赶到了他们家里。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平庸趁着人们你一句,他一句劝说他爸爸的时候,赶紧窜到了窗户台上,麻利地从缺了一根窗户棂子的空隙中钻了出去。
平庸的双脚站到外面的窗户台上,双手各自拉着一根窗户棂子,低头往楼下一看,楼底下正好有一大堆黑乎乎的沙子。心里寻思着,现在跳下去,直接往奶奶家里跑,爸爸绝对追不上我,只要跑到奶奶家里,什么事情就都没了。这么一寻思,他就跃跃欲试地想要往楼下跳下去。
平庸的举动一下子吓傻了屋里的所有人,人们都停在原地上瞪着大眼睛看着他,谁也不敢说话了,谁也不敢抬脚往窗户跟前挪动一步脚步。
平庸的爸爸站在原地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平庸,嘴里结结巴巴,小声小气地朝着平庸说:“好、好、好孩子。我、我不打、不打你了。你快、快、快下来,啊、你听话,听话,快点下来,我不、不打你了,好孩子。”
当时平庸并没有觉得跳下楼去有什么可怕的,他一看他爸爸满脸焦黄,说话都说不成句子了,心里忽然涌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得意感,不由自主地就用鼻子朝着他爸爸轻轻地哼了几声。心里寻思着,您敢再打我一下子,我就立马跳下楼去,我看您能把我怎么样。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平庸这么寻思着的时候,满屋子里的那种紧张的气氛就像一股电流似的,一下子传递到了他的身上,弄得他也有些害怕了,心里砰砰乱跳,抓着窗户棂子的双手不由自主地就抓紧了一些。这个时候,他是既不敢往楼下跳去,也不敢钻进屋子里来了,索性就眯缝起双眼站在外面的窗户台上,硬着头皮和屋子里的这些人僵持住了。
挨一顿打倒并不要紧,过一会儿身上就不疼了。可现在这一屋子里的人都知道我偷了东西,知道我是一个小偷了,这脸可丢大了。哼!听话,听个屁,您让我变成了一个小偷,我恨死您了,您这个可恶的坏爸爸。
就在平庸十分懊恼,又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他的小姑姑走进了屋里。小姑姑从小就疼爱平庸,她从来都见不得平庸受半点委屈。
平庸一眼看见来了一个真正的大救星,立马瞪圆双眼,急撩撩地朝着他小姑姑就喊叫起来:“小姑姑,小姑姑,您快过来呀,我爸爸他想要打死我!”
平庸的小姑姑见满屋里都是人,一下子愣在了那儿,就在她愣神的时候,听见了平庸的喊叫,她一眼看见平庸站在窗户外面的窗户台上,顿时吓得脸都变了型,冲着平庸就喊叫着:“哎呀!我的乖孩子,你抓紧些!你抓紧些!快,快,听姑姑的话,乖,你乖,快点钻进屋里来。啊!听姑姑的话!啊!听姑姑的话,快,快点钻进屋里来。”
平庸的小姑姑看着平庸很听话地钻进了屋里之后,这才松了一大口气,她也不再管平庸的事了,转过身子就和平庸的爸爸干上了。
“你为什么这么打孩子?啊!你干什么要逼得孩子去跳楼,啊!你太不像话啦!今天我就先死给你看!”
平庸的小姑姑一边朝着平庸的爸爸怒吼着,一边用头向平庸他爸爸的怀里撞了过去。
平庸的爸爸既不敢躲闪,也不敢还手,被平庸的小姑姑撞得直后退,一时之间屋里又乱了套。有拉平庸小姑姑的,有拉平庸爸爸的,那场景真是热闹极了,比《地雷战》里的民兵打那些日本鬼子都好看。
平庸躲在屋里的北墙角,幸灾乐祸地看着他小姑姑用头顶撞他爸爸,可解恨了,心里还不断地给他小姑姑加油,好!好!好!使劲撞他!使劲撞他!使劲撞他!
平庸的爸爸让邻居们给拉走了,平庸连忙拿起书包,紧紧跟在披头散发的小姑姑屁股后头到他奶奶家去了。他偷人家刮胡子刀的事情,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从那以后,不管是因为什么事情,平庸再也不敢去偷别人的东西,直到今天,不管在哪儿,他只要是看到刮胡子刀,心里就不舒服,脸就发烧,浑身不自在,偷刮胡子刀的事情几乎成了平庸这辈子都难以痊愈的一块心病。

人本是人,无须刻意去做人;世本是世,无须精心去处世。

129

主题

4332

帖子

4332

积分

12.鲨鱼

Rank: 12Rank: 12Rank: 12

精华
9
威望
0 点
银滩元
6578 个
贡献值
5546 点
银滩币
0 个
时长
800 小时
发表于 2020-12-29 11:5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作文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