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天津 北京 火车
查看: 372|回复: 0
收起左侧

洗 澡

[复制链接]

212

主题

427

帖子

427

积分

4.海参

Rank: 4

精华
7
威望
0 点
银滩元
2035 个
贡献值
1323 点
银滩币
0 个
时长
466 小时
发表于 2020-10-24 09: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风随意 于 2020-10-24 09:23 编辑

    编者按:读罢小说,想起了鲁迅笔下的“迅哥”和“闰土”,也想起了周容《芋老人传》中的一句话:时位之移人也。
    小五与平庸本系发小,童年时代一起洗澡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然30年后,物是人非,时过境迁,二人形同陌路。作品抓住了“洗澡”这件小事,写出了大变化,首先是澡堂子和桑拿中心的环境变化,紧接着是建设局长和公司小职员的地位差距,进而向人们提出了“不同生活圈子”为什么会格格不入的大问题。可以说,寓意很深远。
    小说叙述条理清楚,文字通畅,语言风趣,尤其是前半部分很精彩,生动幽默,对下文做了很好的衬托,值得欣赏。
洗 澡
    前天晚上,平庸坐在家里看电视新闻的时候方知道,小五现在已经成了要风得风,要雨有雨的市长助理、建设局局长了。
    平庸看着电视机里已经发福、秃顶的小五,心里寻思着,这个矫情的家伙也见老了。一时触景生情,也就油然地想起了少年时期他们三个人去澡堂子洗澡的那件事情。
    那一天下午,平庸的奶奶给了平庸三枚一分钱的硬币,嘱咐平庸说:“小兔崽子,路上不要像个调皮猴子似的,一蹦一跳的不老实,小心跌倒了。到了洗澡堂里,好好搓搓身上的灰,别光顾着玩,洗干净一点,听见了吗?啊?把钱放到口袋里,千万可别弄丢了啊。”
    平庸的奶奶一边朝着平庸唠叨着,一边用一条旧毛巾包裹着山桃核那么大小的一块肥皂头递给了平庸。
    平庸一边哼哼哈哈地随口应付着奶奶,一边高高兴兴地接过奶奶手里的毛巾,转过身子一蹦一跳地跑出了家门,兴致勃勃地和哑巴、小五一路打闹着跑到澡堂子里洗澡去了。
    六十年代末期,普通工人家庭里的小孩子,一个星期花上三分钱,买一张洗澡票,尽兴地到澡堂子里洗上一个热水澡,那就已经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了。
    星期天,澡堂子里的人挺多的,大人、小孩,几乎人人都在大池子里洗头洗脸,一个个的把全身上下打满肥皂沫,然后蹲在大水池子里那么一泡,顿时人们身上那些灰白色的肥皂沫就没有了,全身上下变得滑溜溜的,可大水池子里的清水一会儿的工夫也就浑浊成了一种藏青色的肥皂汤。尽管如此,大家司空见惯,也习以为常了,一点也影响不了人们泡在肥皂汤里洗澡的兴致。
    平庸坐在水池子的沿边上,专心致志地往身上打肥皂,全身还没有打完,那块山桃核大小的肥皂头就已经让他给搓吧没了,他双手浮皮潦草地搓着滑溜溜的肚皮,一抬头,正好看见哑巴站在水池子中间,瞪着双眼,伸着脖子,咧着嘴巴,冲着他嘿嘿地笑着。
    这个哑巴朝我笑什么呢?看他这种笑样,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事。
    平庸心里这么寻思着的时候,忽然感觉着自己的后背上有点热乎乎的,回头一看,好家伙,小五的双手正捏着小鸡子朝他的后背上尿尿哪。
    怪不得哑巴脸上的表情是那种怪样子,原来是小五在朝我发坏。好小子,你就给我好好地等着吧,你看我到时候是怎么收拾你这个熊玩意儿的。
    平庸心里这么发狠地寻思着,便恼怒地歪着脑袋冲着小五一笑,立马笑得小五心里发了毛,赶紧跳到了水池子外面的水泥地上,慌忙地往门口走了几步,离平庸远远地站在那儿回过头来看着平庸的举动。
    平庸的脸当时被小五给气得变了型,成了猪肝颜色,可他忍耐住了,一声没吭,转过头来,猛地一下子钻进了肥皂汤似的水池子里,全身潜在水里,紧紧地闭着嘴巴,用左手的大拇指和二拇指捏着鼻子,憋着气,等到实在是憋不住气了,这才猛地一下子从水池子里站起身子,大口地喘着粗气,心里寻思着,这一回身上可没有小五这家伙尿的尿了。
    平庸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坐在了水池子的边沿上,面无表情,一声不吭,连看小五一眼也没看,就装作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用双手撩拨水池子里的肥皂汤玩。玩了一会儿就蹲到水池子里,露着个小脑袋,眯缝着双眼,偷偷地观察小五在干什么。
    小五站在水池子外边的水泥地上观察着平庸,看见平庸漫不经心地泡起热水澡来,一点动静也没有,感觉着挺奇怪的,揣摩不透平庸在想什么。
    小五站在那儿瞪着双眼看了平庸好大一大会儿,看平庸真的是没有把自己刚才往他后背上尿尿的事当作一回事,一时之间觉得挺无趣的,便走到另一边水池子的沿边上坐了下来,默默地往自己的身上打肥皂。
    平庸蹲在水池子里,偷偷地看着小五坐在那儿往身上打肥皂,等到小五把头上、脸上都打满肥皂的时候,他连忙悄无声息地走出水池子,绕到小五的身后,趁着小五弯腰在水池子里洗头的时候,便麻利地站到水池子边沿上,居高临下地捏着小鸡子,看着小五抬起头的那一刹那之间,对着小五的后头顶就撒起了尿来,尿了小五一头一脸的黄尿,惹得周围的人们都哄堂大笑起来。
    小五一下子扭过身子来,狠狠地瞪了平庸一大眼,也顾不得怎么地平庸了,赶紧转过身去,一个猛子钻进了水池子里。
    平庸开心极了,跳到水池子外面的水泥地上,站在那儿双手拍着掌,笑得哈哈的,连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
    说话之间,平庸往小五头上撒尿的事情就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虽说他和小五同在一个城市里生活,可自从高中毕业之后,小五他们家搬到了新抚区,他们俩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昨天晚上巧极了,他们俩竟然在市中区春风桑拿中心的大厅里碰见了。
    春风桑拿中心离平庸他们家不远,桑拿中心里的环境幽雅,设施齐全,卫生干净,服务人员的服务态度也挺好的,尤其是公共浴池的价格挺便宜的。门票十元钱一张,按摩十元钱,足疗五元钱。搓背、捏脚、掏耳朵,这三项服务加起来一共才九元钱。平庸每次花费三十四元钱就能够尽情地享受一个多小时的服务,确实是一种挺合算的保健享受。
    平庸他们家里有个乾隆沐浴桶,他要想泡个热水澡,几乎天天都可以,可在家里泡热水澡,他老婆不给他搓背按摩呀!当然啦,有时候他老婆高兴了,也能给他搓搓背,掏掏耳朵什么的,可他老婆从来都不喜欢给他捏捏脚。   
    在家里洗澡平庸找不着在桑拿中心里那种被人服侍的安逸感觉。在家里洗澡根本就没有像在桑拿中心这里洗得这么舒服、这么惬意、这么干净。
    这些年来,几乎每个星期的星期天,平庸吃完晚上饭,吸完一支香烟,喝上几杯清茶,稍微休息一会儿,就走出家门,散着步,溜达着到春风桑拿中心去洗澡。在浴池里冲冲浪,蒸蒸桑拿,享受享受服务人员的卫生保健服务,然后精神饱满地回家睡觉,做些好梦。
    小时候的好朋友见了面,相互之间难免都要客套那么几句闲话,平庸和小五寒暄的时候,不知道是为什么,他们俩的心里几乎都感觉到了他们俩之间已经有了那么一道看不见,摸不着的水泥墙。他们俩站在大厅里家长里短的寒暄几句话之后,谁也找不着什么话可说了,一时之间都显得挺不自然,气氛挺尴尬的。他们俩相互朝着对方干笑了笑之后,就连忙借故各忙各的去了。一个进了一楼的公共水池子里去洗澡,一个上了二楼到包房里去洗浴,去享受高档的服务。
    平庸躺在清澈见底的水池子里,静静地冲着海蓝色的浪花,心里寻思着,少年时期的那种今天打破了鼻子,明天还是好朋友的真挚友情,已经犹如黄鹤一去不复返了。他反复地琢磨着,自己刚才和小五说话时的那种陌生感觉究竟是怎么产生的?是这些年来不联系的原因?还是自己现在是一家私营公司的小职员?
    平庸寻思到这儿,嘴里喃喃地自语道:“唉!每个成年人都有自己多年形成的社会生活小圈子,不是一个社会生活圈子里的人,说话、办事很不容易弄到一块去。小时候的朋友,都长大了之后,社会地位和生活环境不同了,也就很难有什么共同的话题,即使就是偶尔相聚在一张桌子上喝闲酒,也喝不到一块去了。”
    平庸像背台词似地嘟囔到这儿,脑子里又这么寻思着,社会环境、市侩哲学会改变许多人的生活和人生。岁月拉长了朋友之间的年龄,也拉远了友谊的距离。人们从幼稚的孩童到成熟蜕变的这个过程当中得到了许多东西,同时也失去了很多东西,而那些失去的东西,可能永远都无法找回来了,只能留在自己的记忆深处慢慢泛黄。少儿时期的友谊,必究是少儿时期的友谊,自己闲着没事的时候,回忆回忆也就行了,琢磨多了,也没有多大意思。
    平庸寻思到这儿便从清澈的水池子里站起身子,有声无力地喊来一个服务人员给他搓背……

人本是人,无须刻意去做人;世本是世,无须精心去处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