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天津 北京 火车
查看: 2138|回复: 35
收起左侧

最后的黄玫瑰(二)

[复制链接]

62

主题

1411

帖子

1411

积分

7.龙虾

Rank: 7Rank: 7Rank: 7

精华
32
威望
0 点
银滩元
5201 个
贡献值
3385 点
银滩币
1 个
时长
3828 小时
发表于 2019-10-3 14: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猫皮皮 于 2019-10-3 19:25 编辑

        世界是如此之小,我们注定无路可逃。
        几年后,我老婆生孩子,去了医院。刚一进门,小护士说:又来了一个。另一个说:今天要忙死了。医院里有一个不是习惯的习惯,护士们不许说忙,只要有人说忙,那就真的要累死你。另一个小护士打了她一下,不许说。昨天才三个,今天不到十点就有六个了。小护士接着抱怨。
        我问她们:“今天谁值班?”
        “尚大夫。”尚大夫是妇科专家,曾被派到坦桑尼亚三次,在坦桑尼亚是有名的“中国妈妈”。前一段时间我配合他们医院制造高压氧舱,这也是中国自制的第一个高压氧舱。和她很熟悉。她在接生,一会儿出来,看到我,
       “你媳妇也来生孩子?”
       “是啊,你给检查一下。”于是她去产房检查一遍,又摸了摸屁股。“三指裆了,没问题。”
       我说:“又不是鸡下蛋,还几指裆。”
       “这跟下蛋一样,臭小子,你知道个屁。”她用脚踢我,在这里,她就是女王。
        三个产房一起有人生产,尚大夫忙得不可开交。在产房里喊“用力,憋气。”一会儿,一声“哇,哇”响起,又一个新的生命来到这个世界。我家的病房原来四张床,我们进去时是第五张,靠窗的一面挤得满满的,护理的家人只能在床头递东西。几个小时后我家顺利生了一个丫头,老婆被放到第一张床和第二张床之间。这时又塞进来两张床,已经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听护士们说今晚一共接生了十八个孩子,三个病房都满满的。家属们统统的在门外,谁的产妇有事儿了叫谁,谁才可以进去。否则只能在门外聊天。产妇们都平安,家属们也心平气和,没人发脾气。
       尚大夫累坏了,天快亮时她回家休息,临走时找到我,交待了注意事项。我老婆叫我进去 ,想喝水。我有暖瓶,但床太挤,我过不去。有人拉我,
       “从我身上爬过去。”
       “苏苏?你怎么也现在才生?”是程苏苏,她躺在床上。程苏苏现在比以前胖了,更有女人味儿,也白了,更加漂亮。我愣住了,这也能碰上?我们目视对方,试图从对方身上找到这几年流失的光影
       几年以前我们以为不分离,而后却分离,后来,我们又以为不相遇,结果,最后也相遇。
      “老姐这是第二个了。”程苏苏傲骄的说“上来”。我爬到她的床上,经过她身上时,她突然紧紧地把我抱住,浑身发抖,用力在我嘴上亲了一口。过了一会儿,把我放开
        “去吧,看看弟妹要什么。”我老婆疑惑的看着,摸不清头脑,有点发呆。我给了她水喝,问:“早晨想吃点什么?”
      她想了想,“要不吃面条吧,胡萝卜的。”
     “也给我带一份。”程苏苏说。
     “你家没人给你送饭?”
     “我妈就知道给我红糖鸡蛋小米粥吃,吃腻了。”
      好吧,我回家,先和面,然后切胡萝卜,胡萝卜要切的非常细。然后泡木耳,泡好后也切细丝,纯瘦肉一块,横刀切细丝,用料酒淀粉抓一下,虾仁用开水泡上。材料都准备好,开始下锅。先放油,加姜丝炸黄捞出,下肉丝变色后加酱油上色,捞出放在一个碗里,锅里的油炒胡萝卜,胡萝卜烧出油来放木耳稍炒加虾仁和水,再加一点点糖,盐,水开后下面条,面条八成熟盛出放在保温桶中,放上几根菠菜叶做点缀,肉丝放在面条上面,点香油。完工,赶紧骑车送到医院。我家到医院不到十分钟的路程,到医院面条正好熟了。一打开,满病房都是猪肉,虾仁和胡萝卜的鲜香。
      我给老婆和程苏苏一人一个保温桶,程苏苏伸头看见漂亮的面条造型,拿出一个搪瓷盆,“这一倒就不漂亮了,”纠结。我把搪瓷盆放在小桌上,用筷子拖着面条放到盆里,再把汤转移过来,看起来更加漂亮。白白的细细的面条上面是红色的肉丝,黄色的油汤里有黑色的木耳,几片菠菜叶衬托在四周,像一朵花开放在碗里。
     “这是鸡油?挂面?”苏苏旁边的一个老女人问。苏苏对我说“这是我妈。”她妈长得和程苏苏很像,眼角有了皱纹。我对她点点头算是打招呼。“这不是鸡油,是胡萝卜炒出来的油,是素油。我家不吃挂面,这是手擀的。”
    “你饭做的还挺好。”
      我说:“一般吧。”对我老婆说“中午吃什么?”这时我老婆已经把面条吃得差不多了,这种水平只能算一般,她已经习惯,不像别人那么惊奇。我在家里做菜都讲究“色,香,味。”而色包括造型是第一位的,菜端上来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颜色和形状,菜要漂亮,让人一看就有食欲,然后才是气味儿,再以后才是嘴里的味道,顺序是不能错的。一般人家似乎没有这么讲究。素养,在任何地方都能表现出来。
      “吃米饭,炒两个菜吧。”
      “大米是凉性的,不能吃。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事儿,净瞎吃。吃出月子病来,后悔都来不及。”傍边一个农村来的老太太对我说。不管怎样,人家也是关心,只能表示感谢。
       我老婆想半天“哪吃什么呢?大米不能吃,小米不想吃,馒头不愿意吃,面条刚吃的。”
      “你要是想吃面条,我最少可以给你做出十几种。”
       “不吃,包点饺子吧,吃素馅的。”
       “吃点什么我一起做过来?”我扭脸对苏苏说。这时苏苏已经把一盆面条连汤都喝完了。
       “我过一会儿出院了,以后到你家吃去。”苏苏不客气的说。他妈奇怪的看着我们两个人的互动,闹不清我们之间的关系。
       不到十点,前一天的产妇陆续出院,病房恢复了正常。苏苏也走了,临走时和一脸蒙圈的我老婆打招呼,满月时我去看你。苏苏走了以后,老婆问我:“哪来的疯婆子?”“过去一个厂实验室的,现在调到文化局,不知在干什么。”
       “文青啊,你不是最讨厌文青吗,尤其是女文青?”我很尴尬,不知说什么好。
程苏苏妈妈回家后对苏苏他爸说起此事,他爸想起我来,这是她原来的朋友?不可能吧。他们不是没有联系了吗,怎么又联系上了,阶级斗争的弦拉紧了。他妈一看不对头,对他爸说,这次是这个孩子的老婆生孩子,和苏苏住在一个病房,原来没联系的。那也要再了解一下,老头下定决心。
        两天后,我也回到“家”里。满月后,我搬回厂里刚分给我的家属院住房,星期天,程苏苏拿着一盘香蕉过来串门。顺便看看我的孩子。
        “我说你怎么这么快,都两个了。”我说“我让那老母猪一年生两窝”这是一个评剧里的唱段,我唱了一遍。
       " 去死,你才老母猪。”苏苏笑着踢了我一脚。
        “你们怎么回事儿?我觉得你们比我还熟。”老婆吃醋了。
        “哈哈,完蛋了吧,有人管了。”苏苏继续发疯。我不理他们,去看书。两个女人一会儿就凑到一起评论孩子像谁。过了半个多小时,苏苏说要走,到给孩子喂奶的时间了。她的奶很多,胸前已经湿了。我老婆羡慕的说:你的奶真多,我的不大够吃。苏苏说我先给丫头吃点,要不半路上也得流出来。她的奶真的很多很冲,我们小丫头咽都咽不过来,一会儿吃饱了,睡起觉来,苏苏走了。
       从此以后,苏苏每个月都要来我家一两趟,有时只有我在家,她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看我忙来忙去。她丈夫来过两次,一次是苏苏从我这里拿走一本书,盖莫夫的“从一到无穷大”。苏苏说他一边看一边在纸上计算,这本书是四几年盖莫夫写的,里面有不少地方要计算,否则看不懂。他把书拿到教研室,他去上课时不知谁把书摸走了,读书人嘛,窃书不算偷,他来道歉。
       另一次是我在忙于计算一个东西,有的地方不明白,她让她丈夫过来指导。她丈夫过来一看,直接蒙圈,看不懂。
       我当时用的是“有限元”分析,这种六十年代在西方世界发展起来的分析方法,在国内几乎没有人用在结构力学分析上。有限元分析现在的大学生都学过,也有相关的软件,如果他说不懂,你直接可以说他的学位证书是10086充值时赠送的。但在当时七十年代全国使用有限元分析系统的不会超过十个人。不像现在只要的原始数据输进去,再敲一下键,电脑一会儿就把结果给你,当时用计算尺拉,计算量多的让人怀疑人生。
       我用它是因为有限元法可以把复杂的整体结构离散到有限个单元,再把这种理想化的假定和力学控制方程施加于结构内部的每一个单元,然后通过单元分析组装得到结构总刚度方程,再通过边界条件和其他约束解得结构总反应。
        在进行单元分析和单元内部反应分析的时候,形函数插值和 高斯数值积分被用来近似表达单元内部任意一点的反应,这就是有限元数值近似的重要体现。一般来说,形函数阶数越高,近似精度也就越高,但其要求的单元控制点数量和高斯积分点数量也更多。另外单元划分的越精细,其近似结果也更加精确。但是以上两种提高有限元精度的代价就是计算量呈几何倍数增加。而在建立模型的过程中,增加或减少一条线,一个点,都会使计算量发生指数性的变化。
       我接触到是因为我做“失效分析”时要对损坏的机械零件做受力分析,找出原因,以便改进。而有限元比较方便。我的一个同学在加拿大读博士,他回来探亲时聊起这个东西,对我有用。他的教科书式英语的,我看不懂,就把他的课堂笔记拿过来自己对照着啃。由于他刚去听课时英语不太好,课堂笔记都是中文的速记符号,我能看懂。
       有限元分析主要使用带特殊边界的偏微分方程进行计算,而这些教樊映川(高数课本)的用不着早就还给他老师了。他看不懂我的计算过程,就去翻我的书架,当时我有两个书架,上面放满了书。顺序放着的是化学分析部分,从定性分析到定量分析,再到专业的金属分析,这是我最早的,也是最系统的专业书籍。然后是机械设计部分,一堆“机械设计手册”,当然,理力,材力,结构力学也少不了。再后来是铸造,从冲天炉到造型系统五六本。还有一部分金属学及热处理的书,这些不是教科书,而是专业的技术著作。像俄文版的“可锻铸铁”,“高温金相学”;从“故障分析”到“破断分析”再到“失效分析手册,又是一套。这也表明了我国这个专业的发展进步历程。最夸张的是下面藏有一套“步兵轻武器设计手册”。他完全闹不懂,说好的没上过学呢,专业书这么多,太夸张了吧。
     “你到底是哪个专业的?”
     “我没上过学,这些都是工作时用的上,东一榔头西一杠子瞎看的。现在国内也没有失效分析这个专业,它所涉及的学科太多,没法放在一个专业里。”
    “你工资是多少?”
    “啊,你说的是书吧?大都没花钱。我去单位解决个问题,顺便让他们买几本书,问题解决后,书他们也用不着,我就拿走了。”我鸡贼的说。
     “那你不懂的地方怎么办?”
     “去学校找老师。化学的找南开,我在南开跟班学了整两年。铸造和热处理的找天工(天津工学院),失效分析找北京航天,都有认识的教授。”
     “你还去北大听课吗?”苏苏问。
      “有时去,主要听古代汉语的大课。有时人大的马哲,政经也去听,老师经常在课上说一些内幕消息,就当放松了。”苏苏丈夫看着我——从哪里出来的这么一个怪人?两口子很失落的走了。
      过了些日子,苏苏拿来了两张票,是农展馆的花卉展览,让我们两口子去参观,我老婆对这些花花草草的没兴趣,我和程苏苏一起去,很多的花,兰花,君子兰,蝴蝶兰都有,还有很多品种的花卉。我在参观月季花区时,看到有一些花枝散落在角落,问工作人员拿走行不行,一个花匠过来说:“拿走吧,放在这里一会儿也要当垃圾运 去。”又对我说“这些花里有一些很名贵的品种,你回去养养看能活几种。”又告诉我很多无性繁殖的知识。
     “你怎么到哪儿都要占便宜?这些枝条你怎么养?”
     ‘“养活了开花你再来看,保证亮瞎你的眼。”
     “我等着。”
     花枝拿回来,先用盐糖水加Vc浸泡,长出根来再移植到花盆里,,最后种到院子的花坛。有几种名贵的,黑色的月季,绿色的月季,和黄色的香水玫瑰。花开时分,满院里香气袭人。苏苏和我一样,最喜欢黄色的香水玫瑰。她说:黄色的玫瑰代表纯洁的友谊和美好的祝福。
      以后苏苏的丈夫就没有来过,可能觉得有点丢脸。苏苏到倒常来,很少在我家吃饭,大多数时间是逗孩子玩儿,或静静地坐一会儿,然后走掉。我一直没有去过她家,连她家在什么地方住也不知道。八几年后我离开工厂,苏苏找不到我,也联系不上,不知她怎样。我几次梦见她在寻找,梦里我去她家看她,但不知她家在哪里。只能在她家附近和她单位的路上等,然而等不到。
      最后一次会面是我被下放到“清砂车间”劳动改造。我八点得到的调令,九点多联系轻工部的一个研究所,决定到那里上班,工资关系很快从厂里迁出,到重工局盖章,办公室的人说:你们厂长疯了,把你赶走。章还是盖了,人事局盖章比较麻烦,因为我没有商调函,直接走调动,不给盖,我去找了管工业的副市长,他打电话来,我才顺利跑掉。家也很快搬走,搬家的当天苏苏来了,很意外。我知道这里有他老爸的因素,没告诉她。把陆游的钗头凤写出来送给她: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手还是红酥手,人已经成为不可触摸的宫墙柳,几年的离索,哪里又是一杯愁绪所能写尽?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东风恶,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从此以后再无见面机会,锦书难托,既使有山盟又能如何?
     她用力抱住我“以后呢?”
     “以后天南地北,别问前程了。”
     我报道后第二个月被派去沂蒙山老区扶贫两年多,后又四处流浪在各地跑来跑去,如同一直在唱的“拉兹之歌”——到处流浪,到处流浪——啊——啊啊啊,不得安稳。直到最后又回到机械系统的一个研究所才安顿下来。几年的时间,苏苏联系不到我,我想,她慢慢的也放弃了吧。到现在已经三十多年互无消息了。
今年八月份,一个电话。
       “您是张师傅吗?”已经是几十年没有人这么称呼我了。
       “我姓张,你哪位?”
       “我是程苏苏家的老二大震。”
       “你妈还好吗?”我站不住,扶着五斗柜晃动。
     “我妈在医院,您能去看看吗?我去接您。”
      一会儿,车来接我。在车上我知道大震他老爸前几年去世,苏苏病了很长时间,现在病危,她不时地念叨我的名字。大震是国安的,查户口档案,废了好大得劲才找到我。
      到了医院,我下车,在医院附近有一个花店,现在很多人都要拿一束花去探病人,所以花店的生意很火。我进去要买一束黄色的玫瑰。没有,因为没有人买黄色的花,他们也不备货。我看见店里有几盆花是黄玫瑰。就叫他剪下来凑成一个花束。钱当然要多一点,但现在钱已经不重要了。
       走进病房,苏苏躺在床上,很憔悴,昏睡着。一个姑娘坐在床边看手机,我们进去,她抬头叫一声“叔,这位老爷爷是谁?”
       病房里只有苏苏一个病人,可能是干部病房,特殊照顾吧。
       大震说:“这是张爷爷,你奶奶总念叨的那个人。你奶奶睡多长时间了?”
       “睡了好长时间了。”
      大震把嘴贴近苏苏的耳朵,轻轻地喊:“妈,张师傅来了。”
      苏苏慢慢地睁开眼,看到我,眼泪流下来,抓住我的手。“你总算来了,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我们说情爱且豁达,看得开,行得远,但有人也有这种不豁达,人都痴情,为情所病,以至于斯。
       我闻到一股死人的气味儿,是从苏苏的身上挥发出来的。知道她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尽量忍住心里的难过,“我听到你病了,这不马上过来了?”她支撑着想坐起来,我对他孙女说把床摇起来吧,于是床的上半部被摇起来,苏苏的身体靠着床“坐”起来了。她没穿任何衣服,床单滑下来,堆在腰间,上身几乎裸露。我把床单拉起来给她掖上,坐在她对面。大震和他孙女看见我和苏苏毫不避讳的样子,面面相觑,非常意外。这不是真的,奶奶不会毫不顾忌的裸露着面对一个陌生人。但对我们来说很正常,一对要死的人,还用顾忌世俗看法吗?
      “你去哪儿了?这么多年,一点消息也没有。”我把我离开后的经历大概说了一遍她说“真的不容易啊!”说了一会儿话。把玫瑰花给她,她高兴地闻了闻。
       “真香,和你种的一样。”其实这是心理作用她现在应该已经闻不到气味了。过一会儿,她说我累了,想躺下。又把床放下来,头部稍高。她侧脸对我说:你再把“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给我念一遍好吗?”她孙女一听精神了,什么意思,朗诵?马上把手机开到录像。我想了想,拿出手机,搜索到这篇文章,还是只念风景吧:……秦淮河的水是碧阴阴的;看起来厚而不腻,或者是六朝金粉所凝么?我们初上船的时候,天色还未断黑,那漾漾的柔波是这样的恬静,委婉,使我们一面有水阔天空之想,一面又憧憬着纸醉金迷之境了。等到灯火明时,阴阴的变为沉沉了:黯淡的水光,像梦一般;那偶然闪烁着的光芒,就是梦的眼睛了。我们坐在舱前,因了那隆起的顶棚,仿佛总是昂着首向前走着似的;于是飘飘然如御风而行的我们,看着那些自在的湾泊着的船,船里走马灯般的人物,便像是下界一般,迢迢的远了,又像在雾里看花,尽朦朦胧胧的。这时我们已过了利涉桥,望见东关头了。沿路听见断续的歌声:有从沿河的妓楼飘来的,有从河上船里度来的。我们明知那些歌声,只是些因袭的言词,从生涩的歌喉里机械的发出来的;但它们经了夏夜的微风的吹漾和水波的摇拂,袅娜着到我们耳边的时候,已经不单是她们的歌声,而混着微风和河水的密语了。于是我们不得不被牵惹着,震撼着,相与浮沉于这歌声里了。从东关头转湾,不久就到大中桥。大中桥共有三个桥拱,都很阔大,…….  ……过了大中桥,便到了灯月交辉,笙歌彻夜的秦淮河;这才是秦淮河的真面目哩。
  大中桥外,顿然空阔,和桥内两岸排着密密的人家的大异了。一眼望去,疏疏的林,淡淡的月,衬着蓝蔚的天,颇像荒江野渡光景;那边呢,郁丛丛的,阴森森的,又似乎藏着无边的黑暗:令人几乎不信那是繁华的秦淮河了。但是河中眩晕着的灯光,纵横着的画舫,悠扬着的笛韵,夹着那吱吱的胡琴声,终于使我们认识绿如茵陈酒的秦淮水了。此地天裸露着的多些,故觉夜来的独迟些 从清清的水影里……   
     ……在我们停泊的地方,灯光原是纷然的;不过这些灯光都是黄而有晕的。黄已经不能明了,再加上了晕,便更不成了。灯愈多,晕就愈甚;这一段光景,和河中的风味大异了。但灯与月竟能并存着,交融着,使月成了缠绵的月,灯射着渺渺的灵辉;这正是天之所以厚秦淮河,也正是天之所以厚我们…….  我慢慢的念完,她已经睡着,还紧紧的握着我的一只手。她孙女叹了一口气,“读得真好,比我们老师也不差。”她是广播学院大三的。我趁机摸了她的脉。——浮虾。再结合她的气味儿。我知道,熬不过今晚了。
       我抽出手,她一下子醒了,说:“不要丢下我,我害怕。”我坐到她的床上,搂住她,“不怕,不怕,我不走。”她安静下来。我说:“你怕什么?”
        “怕自己在黑黑的路上孤独地走,真的怕。”我想了想。
       “我们都来自大自然母亲身边,我们当然也要回到她的身边去,在那里有我们过去的朋友,亲人,不会孤独的。自然母亲会来接我们,那一束光将指引我们走向乐园。你到那里去,我也会去那里,我们会在那里相见。”
       “永不分别。”她轻轻地说。
       “永不分别。”我对她说。她说了这么多的话,累了,闭上眼睛。我坐在她身边,轻轻地哼起:宝贝,你爸爸在过着动荡的生活,他参加游击队打击敌人那我的宝贝,……我的好宝贝,我的宝贝,我的宝贝。她睡熟了,微笑,轻轻的打着鼾。她孙女眼泪不停地向下掉,感动的稀里哗啦。
        天黑下来,我要回家。对大震说“你妈熬不过今晚,你们有人在陪她吗?”
       “你说的有把握吗?”
        我点点头,“你妈可能跟你们说过,我向来不说谎话。”
        扭过头来对他孙女说,今天晚上你就陪着你奶奶吧,她可能在寅时离去,也就是三点到五点之间,如果她情绪不安稳,最后时刻,你把你刚才录的音循环播放,应该可以稳住,让她走的安详。他们爷两个像看神棍一样看着我,不能吧,这也能料到?
       “我会在明天六点病房开门时过来,再送她最后一程。”
       第二天我在六点病房刚开门时走进去,一屋子的人。苏苏已经走了,姑娘对我说:“奶奶半夜醒来,四处张望,我放了录音,她慢慢的睡着,安静的呼出最后一口气。”
       一个老娘们对我说,“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来给程苏苏送行。”,
      “你算老几,来我家掺乱。”
       我对大震说:”、“这位是谁?”
       “这是我大嫂。”又对他大嫂说“张师傅是妈一直想见的人,来送妈,你讲点道理。”
       “临死临死还找个情夫来,我呸。”大震急了,“你**再胡噙,我抽你。”姑娘也说“妈,你太过分了。张爷爷所说的一切话都是对的,奶奶是不到四点死的,和他说的一点都不差。”
       我走近病床,看苏苏半睁着眼,手里还攥着那束黄玫瑰,其实这时候苏苏还能听到我们的说话,有人做过实验,心电图拉直线后6——8个小时,人的感官并没有完全消失,只不过不能再表现情绪罢了。中国人停尸三天是有道理的,过去有人在此期间复活,如基督。现在火葬场的工人也有听到过被烧人的惨叫,但他们不说,家属也就不知道了。我过去对她说,“走吧,跟着那束光,天堂里没有阶级斗争,我会去那里找你,我们都要回到自然母亲身边,不过你先走一步。”我用手慢慢的向下抚摸她的脸,眼闭上了。那个女人又冲过来,一把扯下花,扔在地上,脚用力踩,我走过去,一把把她推开,捡起花,默默地走出病房。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块柔软的地方,那里埋藏着自己的爱人。总有一天,坟墓会裂开爱人会站起,用她褪色的嘴唇向你微笑。
     不知几年后,一个老汉坐在一片黄玫瑰里,这些黄玫瑰都是一把花繁殖出来的,很大的一片,他喊“苏苏,过来在这里坐。”家用机器人过来,坐在他身边,他靠在机器人身上,
      似乎听见“知青悲歌”——“心上人,过来吧
                                     坐在我身旁,
                                     我们相伴在一起,
                                     永远不离分。”
     “好累啊。”金色的夕阳照在黄色的玫瑰上,玫瑰,老汉,机器人慢慢融合在一起。
      


1755

主题

10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精华
1247
威望
1066 点
银滩元
73580 个
贡献值
99377 点
银滩币
73 个
时长
9407 小时
发表于 2019-10-3 17:2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68

主题

8140

帖子

8140

积分

14.海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精华
308
威望
0 点
银滩元
12457 个
贡献值
33890 点
银滩币
0 个
时长
1484 小时
发表于 2019-10-4 14: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听听从前的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2890

帖子

2890

积分

10.雀鲷

Rank: 10Rank: 10Rank: 10

精华
3
威望
20 点
银滩元
7209 个
贡献值
8225 点
银滩币
7 个
时长
3024 小时
QQ
发表于 2019-10-13 14: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山水鹭林安家 于 2019-10-13 14:07 编辑

感人啊!感人!新陆游,恶东风,左右分,吹缘散,只留下,送终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58

主题

3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精华
744
威望
10 点
银滩元
121934 个
贡献值
52131 点
银滩币
122 个
时长
8838 小时
发表于 2019-10-13 15:31: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思量,自难忘……

点评

就是您审好了水已过三秋~( ̄▽ ̄~)(~ ̄▽ ̄)~花儿因三叶而鲜艳,蓝天因海鹰而唯美,大海因水花而美丽,网络因您而精彩,愿朋友永远开心、快乐! ~( ̄▽ ̄~)(~ ̄▽ ̄)~[/co...  发表于 2019-10-13 17:07
三叶美女大斑主,思量不思量的,俺的帖子都不翼而飞啦,没有翅膀却灰灰了,自难忘。俺反对过度审核,就是个娱乐,又没有这个那个的,望您三思、两思都行,还是思量的好,别不思量…╮(╯▽╰)...  发表于 2019-10-13 16:4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09

帖子

109

积分

3.海星

Rank: 3Rank: 3

精华
威望
0 点
银滩元
245 个
贡献值
406 点
银滩币
0 个
时长
71 小时
发表于 2019-10-13 15: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257505-16091109123272.jpg

     最后的黄玫瑰     
33476239_1.jpg

最后的黄玫瑰在乍寒还暖的冬日里 33476239_6.jpg


凌波盛开,不该低垂的头颅,为何如此谦逊? 33476239_7.jpg


在刺与刺的牵手中沉默


等明日,看明朝,还将更艳丽光彩。 191304eaovs0shraieoozo.gif
t01866400878e52d028.jpg
9436942_111741120607_2.jpg
最后的黄玫瑰(二)491226588 |当前离线一水外国小孩,好玩儿查看: 641|回复: 1







37241059279398520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