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天津 北京 火车
查看: 380|回复: 6
收起左侧

【转】贾平凹和莫言的互评

[复制链接]

1352

主题

3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精华
736
威望
10 点
银滩元
121399 个
贡献值
51629 点
银滩币
122 个
时长
8673 小时
发表于 2019-9-8 07: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贾平凹:

中国出了个莫言,这是中国文学的荣耀。百年以来,他是第一个让作品生出翅膀,飞到了五洲四海。

天马行空沙尘开,他就是一匹天马。

我最初读他的作品,我不是评论家,无法分析概括他创作的意义,但我想到了少年时我在乡下放火烧荒的情景。那时的乡下,冬夜里常有戏在某村某庄上演,我们一群孩子就十里八里地跑去看。那时我们最快活的事,经过那些收割了庄稼的田地或一些坡头地畔,都是干枯的草,我们就放火烧荒。火一点着,一下子就是几百米长火焰,红黄相间,顺风蔓延,十分壮观。这种点荒是野孩子干的事,大人是不点的,乖孩子也不点的,因为点荒能引起地里堆放的包谷杆,还可能引发山林火灾。但莫言点了,他的写作在那时是不合时宜的,是反常规的,是凭他的天性写的,写得自由浪漫,写得不顾及一切。自他这种点荒式的写作,中国文坛打破了秩序,从那以后,一大批作家集合起来,使中国文学发生了革命。

莫言一直在发展着他的天才,他的作品在源源不断地出,在此起彼伏的鼓声中,当然也有指责和谩骂,企图扼杀。但他一直在坚挺着,我想起了野藤。在农夫们为果园里的果树施肥、浇水、除虫、剪枝的时候,果树还长得病病蔫蔫的,果园边却生长了一种野藤,它粗胳膊粗腿地长,疯了地长,它有野生的基因,有在底下掘进根系吸取营养的能力,有接受风雨雷电的能力,这野藤长成一蓬,自成一座建筑。这就是猕猴桃,猕猴桃也称之为奇异果,它比别的水果好吃且更有营养。

读过了他一系列作品,读到最后,我想的最多的是乡间的社火。我小时候在我们村的社火里扮过芯子,我知道乡间做热闹的就是闹社火。各村有各村的社火,然后十点开始到镇街上集合游行,进行比赛。我扮的芯子是桃园三结义中的关公,六点起来,在院子里被大人化妆,用布绑在铁架上,穿上戏装。当社火到了镇街,那是人山人海,红旗招展,锣鼓喧天,相当地狂欢。莫言的作品就是一场乡间社火,什么声响都有,什么色彩都有,你被激荡,你被放纵,你被爆炸。

我也想过,莫言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一、他的批判精神强烈,但他并不是时政的,而是社会的人性的。鲁迅的批判就是这样的批判。如果纯时政的,那就小了,露了,就不是文学了。他的这种批判也不是故意要怎么样,他本身就是不合常规的,它是以新的姿态新的品种和生长而达到批判力量的。这如桑麻地里长出的银杏树,她生长出来了它就宣布这块土地能生出银杏树。

二、他的传统性、民间性、现代性。传统性是必然的,他是山东人,有孔夫子,这是他的教育。民间性是他的生活形成。现代性是他的学习和时代影响。传统性和现代性是这一代作家共有的,而民间性是各有而不同,有民间性才能继承传统性,也能丰富和发展现代性。

三、他的文取决于他的格,他的文学背后是有声音和灵魂。

四、他成功前是不可辅导性,成功后是不可模仿性。

莫言是为中国文学长了脸的人,应该感谢他,学习他,爱护他。祝他像大树一样长在村口,使我们辨别村子的方位。

1352

主题

3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精华
736
威望
10 点
银滩元
121399 个
贡献值
51629 点
银滩币
122 个
时长
867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9-8 07: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莫言:

我跟平凹先生年龄差不多,出身也很相似,都是从小生活在农村,经历了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七十年代以及以后的改革开放的全部过程。我们也看到了很多社会的动乱,人和人之间的互相的猜忌、斗争,以及在社会变革这种大浪潮当中,各种道德、价值观的碰撞、混乱、发展、进步、沉渣泛起以及光彩照人等各个方面。所以我想我们这一批人的作品,实际上是跟我们的时代密切相关的,也可以说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时代,也就没有我们这样一批作家,当然也就没有我们写出来这样的作品。


尽管我们有很多的共同点,但是我们还是有很多各自的特点。比如平凹先生的故乡在南北会合地,这种南方的灵秀、北方的粗犷之间,对一个作家的创作心理的影响,以及西北地区的文化跟中原、南方的文化之间非常微妙的一种结合,我觉得这形成了贾平凹先生的很多深层创作心得。这跟我们老家山东高密这个地方不太一样,他是听着秦腔、喝着秦岭的水长大的,我们可能是听着猫腔(流传在高密一带的地方小戏茂腔)长大的,他吃着稻米或者吃着小麦长大,我们可能吃红薯或者玉米长大,所以研究这些很具体很物质化的东西,也许是可以展开创作秘密的一把很有效的钥匙。


平凹先生八十年代在全国已经很有名气,改革开放他是最早冒出来的一批作家,但是我们现在想一下,跟贾平凹先生同时出道的很多作家已经不写作了,很少看到他们的新作,即便偶尔有新作也很难有新的气象,而能够一直坚持不懈地写下来的作家屈指可数,平凹兄是其中最耀眼的一颗明星。而平凹先生的这种低调、谦和、厚道我也是很有发言权的。
几年前,我曾经在日本读过一篇给日本人做教材的散文,就是贾平凹先生写的,他写的是关于名字的问题。1986年的夏天,他突然接到了一个叫莫言的人从新疆拍来的电报,让去迎接他。当时我跟他素不相识,没有任何交往,但是我们被困到兰州,要在西安落一下,找不到一个熟人。后来我说试一下,给贾平凹拍封电报,写陕西省作家协会贾平凹收。火车晚点四个多小时,到广场一看已经没有人了,我们几个同学在广场上转了一圈,喊贾平凹也喊不到,后来他们说你别在那儿自作多情了,你也不认识人家,也没有任何交往,人家凭什么接了莫名其妙的电报跑这么远接你呢?后来我觉得大家说得对。但是过了许多年之后我看了这篇文章才知道,平凹真去接我了,骑自行车去接我,举了一个皮包,皮包上写了两个字——“莫言”,到处问,没人回答他。这真是一段佳话。我知道后也在想,换到我身上能不能做到这一点?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干吗要接他。而且在广场转了很长时间。所以我觉得欠了平凹一顿饭。


平凹先生在陕西作家、甚至在中国作家里,在他这个级别的、这个年龄段的作家里,是出国最少的一个,出了寥寥无几的几次国,而我们前几年经常一年出去五六次,最多的时候一年出去八九次。平凹兄在陕西省作家里面是出省最少的。他来北京的大学都是屈指可数。而我们这几年,可能全国的起码三分之一的大学都到过了。平凹先生出国少、出省少、应酬少,但是一直在闷着头写作,所以他的作品最多,作品的质量一直保持着很高的水准,而且在不断地否定自己。从七十年代末到现在将近40年的历程,短篇、中篇、长篇、散文,在各个方面、各种文体都有创造性的贡献。要研究中国当代文学,如果把贾平凹漏掉,那是不可想象的。


实际上,作为他的朋友兼他的读者,我出道要晚好几年,当年读他的《满月儿》《商州》那些大散文就感受到受益匪浅。我名字叫莫言,但实际上讲话很多,废话更多,平凹先生不叫莫言,他的讲话真少,但是名言很多。我记住他两段名言,一段是关于男人的装饰的问题。他说男人不要穿新衣服,男人关键在两个地方,一个是脚,一个是头,把皮鞋擦亮,把头发梳光就可以出门了,这让我们当年这些买不起衣服的人很受益。先买双新皮鞋,然后买一盒发蜡,出门把头发抹光,把皮鞋擦亮,就感觉到上下光彩照人了。


另外平凹也讲过,关于他的普通话的问题,平凹先生曾说,普通人才讲普通话。毛泽东讲普通话吗?林彪讲普通话吗?周恩来讲普通话吗?他们都不讲普通话。所以从这一点我们也可以证明贾平凹先生是伟大的作家,不讲普通话。他的方言跟他的创作实际上也是一个很好的研究课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52

主题

3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精华
736
威望
10 点
银滩元
121399 个
贡献值
51629 点
银滩币
122 个
时长
867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9-8 07: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贾平凹写的深刻有趣。他能形象地把莫言几部作品概括得很精当,莫言早期的确是个孩童式的烧荒者。莫言评贾平凹则平铺直叙老老实实,是个憨厚的北方汉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2872

帖子

2872

积分

10.雀鲷

Rank: 10Rank: 10Rank: 10

精华
3
威望
20 点
银滩元
7069 个
贡献值
8130 点
银滩币
7 个
时长
2971 小时
QQ
发表于 2019-9-8 09: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此间省略口口口口250个字。

点评

您说的是贾平凹长篇小说《废都》,这和散文完全是两回事。贾平凹的才华突出表现在他的散文创作上,含义隽永,很少有人能够超越。  发表于 2019-9-8 09:5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8

主题

1404

帖子

1404

积分

7.龙虾

Rank: 7Rank: 7Rank: 7

精华
28
威望
0 点
银滩元
4994 个
贡献值
3265 点
银滩币
1 个
时长
3656 小时
发表于 2019-9-8 22: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特别喜欢莫言的东西,有点太赤裸裸了。贾平凹的还比较喜欢,毕竟写的比较“文”,尤其是散文。如:好多人在说自己孤独,说自己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孤独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遗弃,而是无知己,不被理解。真正的孤独者不言孤独。
但莫言得了奖,看来似乎高尚了一些,然而还是不想多看。其实文如其人,而人的思维与作品和他所处的环境有很大的影响,莫言有时敢说一些真话,还是托改革开放的福分,否则恐怕早变成“禁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813

帖子

813

积分

5.扇贝

Rank: 5Rank: 5

精华
7
威望
70 点
银滩元
2631 个
贡献值
8878 点
银滩币
0 个
时长
344 小时
QQ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